54.1 F
New York
星期四, 5月 26, 2022

创新数字化分级诊疗,把100万肿瘤患者留在当地诊疗——“尚高易康”CEO何鹏博士专访

直击美股

2022新年伊始,尚高集团 (Shineco,Inc. 纳斯达克交易代码:SISI),宣布正式完成对翔鹏佑康(北京)科技有限公司的收购,成功组建“尚高易康”新团队并发布了数字医疗产业全新战略,其中关键的产业布局之一是加速投入肿瘤数字医疗市场,致力打造“中国最大的数字化肿瘤诊疗平台”,引发业界强烈关注。

为深扒数字医疗产业背景与逻辑,展望数字医疗市场格局发展,我们专访了早在2015年即吹响中国数字医疗冲锋号的先行者,尚高易康CEO,北大肿瘤医学博士何鹏先生。

“尚高易康产业布局侧重数字医疗领域高确定性优质赛道,主要包含数字化肿瘤诊疗平台、全生命周期健康管理平台、生命科学研究院、生物医药科技成果转化基地、医疗教育培训基地五大板块。我们正在打造的‘中国最大的肿瘤数字医疗平台’,通过数字化技术赋能,真正实现优质医疗资源下沉到基层,打造覆盖1亿人的肿瘤诊疗网络,争取把100万肿瘤患者留在当地,使之享受到更专业、更高效、更低价的诊疗。”

——尚高易康CEO 何鹏博士

弃医创业,吹响中国数字医疗冲锋号的先行者

恶性肿瘤长期位居我国居民第一致死疾病,肿瘤防治体系深度进化刻不容缓。据《2020年中国肿瘤年报》等资料,2020年中国癌症患者人群超过3200万,新发癌症病例457万例,癌症死亡病例300万例。这一串触目惊心的数字背后,是无数个一生积蓄被掏空,生活被撕裂乃至被摧毁,幸福感荡然无存的家庭。当然,还有这些家庭无数个哀嚎的不眠之夜。

相对于病患数量的逐年攀升,肿瘤优质医疗资源却迟迟无法增量突破,高度集中在一线城市三甲医院,广大病患从全国各地奔赴到北上广集中就医,千军万马独木桥式的残酷压力,使得医患供需矛盾更显严峻。

北京大学肿瘤医学博士,尚高易康CEO何鹏在谈到这个话题的时候,语气是急迫的:“北京每年大约有7000万人次的外地就诊病人,其中肿瘤病患至少占到三分之二,再加上平均1-2名家属的陪同,这就是一个上亿人次的庞大群体。坐过北京地铁的人有感受,地铁除了工作日早晚高峰能把人挤到变形,其他时间的乘坐体验还是可以的。肿瘤医院候诊大厅是什么概念?一年365天,一天24小时,每分每秒都在上演地铁高峰。北京优质医疗资源的缺口是刚性缺口,承受的压力不亚于用一根手指撑起一头大象。”

在此背景之下,医疗体验完全是个伪命题,因为肿瘤治疗是生死时速,跟死神赛跑。但是资源与需求的巨大落差,并不是不眠不休的挂号排队就能填补的。在北大肿瘤医院临床的三年期间,何鹏遇到过各种各样但又无限循环的无奈:“排了三天三夜的队,也没有挂上号的;好不容易挂上号,发现挂错号而嚎啕大哭的;又或者挂对号,跟医生只有两三分钟的面对面沟通,病患一脸茫然不知所措的;当然,还有更令人痛心的,挂对了号,但手术排期却推迟到一两个月后,延误了最佳医治时间的。”何鹏在描述这些场景的时候,不时发出叹息声。

正是这段一线经历,使何鹏充分认识到肿瘤医疗领域的巨大民生痛点。一个梦想在他心里开始燃烧,那就是挑战三个巨大的难题:肿瘤医疗效率怎么能提升上去?让老百姓的体验改善一点。医疗的价格能不能降下来?让老百姓的钱袋子不至于因病掏空。治疗效果能不能改善?让老百姓对未来拾起希望……这难以释怀的困惑,不断逼迫何鹏苦苦思索,脑海里却始终无法浮现答案。

意想不到的是,他在观看一个把原木掏空制成独木舟的视频时,忽然迸发出一个灵感:独木舟相对于原木,重量减轻了,承重力反而增大了数倍——做减法,比做加法有效——那么,解决肿瘤医疗难题的办法,也可能不是增加资源,而是减少损耗!沿着这条思路,何鹏很快设计出一个解决方案:既然短时间内无法实现增量优质医疗资源,那就梳理就医业务流,想办法提升现有资源的效率,搭建一个医疗服务平台,集合专业医疗人员,帮助患者提高看病效率和体验,集约化的诊疗流程也必将降低成本。

2015年3月,何鹏找到其他三位同样出身北大医学院的小伙伴探讨创业想法,四个人一拍即合,尚高易康数字化肿瘤防治平台的前身——“易康医疗”就此成立。6月,面向病患端的易康就医APP上线;10月,面向服务端的易康就医助手App上线。就此,中国第一代基于数字化技术的一站式就医服务平台诞生。而这,竟比在乌镇成立的中国第一家互联网医院还早了两个月。

七年一剑,改写肿瘤数字医疗新格局

几乎所有的行业,在初始发展阶段都会不可避免的产生泡沫和乱象,互联网医疗概难免俗。业内众所周知,目前数字医疗的应用模式远未成熟,尚需时日探索打磨。行业头部企业的经营主题与盈利方式都指向电商卖药。行业乱象之一,是把药品的线上销售渠道包装成互联网医疗的主体价值,这显然是“指猫为虎”。

电商卖药,无非是把原来小区底商药店的收银台放在了网上平台,不管规模做到多大,行业排名做到多靠前,始终摆脱不了收割实体药店的底色。线上药品销售,是数字医疗体系的基础构件之一,绝不是数字医疗的本体。打个比方,一锅羊蝎子,是不能称之为全羊宴的。

其二,被奉为互联网医院商业模式圭臬的线上问诊,目前的服务范围更适用于常见轻症或慢性病,如感冒发烧、二型糖尿病等,而可收治这些病症的医疗机构、医生资源充足,基本可实现全国范围内的资源均等均质化,几乎不存在地区差异。比如小儿感冒,往往直接去小区门口的诊所就能及时解决,再不济就近去县市儿童医院就诊,均属便捷高效。如果仅仅把数字医疗的主要价值锁定在这里,并自吹自嗨,而不能致力于在需求更急迫的重大疾病医疗资源的调配上发挥效用,那数字医疗就失去了起码的尊严,单纯成为资本与商业的赚钱工具。

互联网医疗“医药电商化”,以及线上问诊的不能“荷枪实弹”,原因源于两个方面:首先是从业企业的主动战略选择,相对于耗时耗力的医疗资源重构,网上卖药赚钱可谓轻松加愉快。其次是重大疾病患者就诊习惯问题,他们之所以跨区域跑三甲,是感觉只有让医生面对面“经经眼”才可靠,道理就像吃工作餐可以美团外卖,但是商务接待一定是去酒店包厢。

那么,在如火如荼又风云突变的数字医疗市场,尚高易康又将如何布局?2022年伊始,翔鹏佑康正式并入尚高,双方组建了全新团队“尚高易康”,剑指数字化肿瘤数字诊疗。

何鹏表示,“我们所涉足的肿瘤数字医疗不是现有互联网医院体系的细分赛道,而是数字医疗应用场景落地的全新探索,并真正兑现价值的处女地。我们正在打造的‘全国最大的数字化肿瘤诊疗平台’,致力于解决老百姓关心的三个关于肿瘤医疗的问题:效率是不是提升了,价格是不是下来了,效果是不是上去了。”

“不管是之前的易康国际(翔鹏佑康旗下一站式数字化医疗与健康服务平台),还是重装上阵的尚高易康,核心业务都不涉及医药电商,而是始终专注于重大疾病数字医疗领域。涉及到肿瘤领域的中长期发展战略是通过自建先进医学检验所、知名肿瘤医生集团、互联网医院三大医疗健康基础设施,赋能联动各省市公立医院、民营医院两大体系医疗资源,打造100+肿瘤诊疗分支机构,通过平台数字化技术重塑肿瘤诊疗价值链新生态,就近提供肿瘤早期筛查、肿瘤精准用药筛查及全程治疗等与北上广顶级医院同品质的医疗与健康服务,解决非一线地市居民肿瘤就近诊疗难题。”

新机制:检验前置,实现优质医疗资源的杠杆倍增,提升诊疗效率

既不同于传统医疗机构的平面化硬件扩容,也不同于一般互联网医院的数字化赋能,尚高易康找到了第三条增量优质医疗资源的路径。尚高易康CEO何鹏表示,“尚高易康在未来三年内,将陆续新建10所先进医学检验所,预计可承担约100家市县级医院全项检验委托,其中以肿瘤防治检验为核心业务。检验所配备有 CTC循环肿瘤细胞液体活检、胶囊内镜机器人影像检测等一系列业内领先的设施技术,能够为当地居民就近提供高性价比、高精确度、高体验度的肿瘤筛查服务。此外,我们还将陆续在100家合作医院投放 PET—CT等高端稀缺检测设备,让当地病患在家门口享受到与一线城市相同的先进诊疗。”

在区域现有实体医院、医生、医疗设施总量不变的前提下,尚高易康投入医疗产业链的精准医学检验环节,把现有互联网医院在线问诊这一流量漏斗前置到分布在全国各地的自有医学检验所,释放实体医院检验压力,缩短病患就诊流程,从硬件设施和信息流两个维度赋能协同医疗机构,为优质医疗资源带来杠杆倍增效应,从而提升诊疗效率。

新科技:大数据共享互认,肿瘤精准药筛黑科技,实现看病降费提质

“有绝活的名医”是优质医疗资源核心中的核心,区别于现有主流互联网医疗体系只重视执业医生的数量,且与平台只是弱关联的现状,尚高易康在配置自有医疗资源的方式上,正在组建由全国、全球知名肿瘤医生为主体的医生集团。

毕业于北京大学肿瘤博士专业的何鹏,在聚拢顶尖肿瘤名医领域具有先天优势,“尚高易康正在打造的千人规模肿瘤医生集团,既有医疗顶级大咖,也有医疗明星新锐,强大的阵容足以震撼整个医学界。”出生于宁夏的何鹏在描述未来团队架构时,尽显西北汉子的豪迈。

据相关资料统计,我国肿瘤患者人均检测与医疗费用约15万元,我国肿瘤市场总体规模约为4.8万亿元。其中,医学检验费用约占三分之一。由于各个医院诊疗理念体系差异,检验报告互不承认,病患每到一个医院,往往需要重新检验,无形中产生了“重叠费用”。

医生集团的组建,可以极大的缩小诊疗理念差异,实现在同一检验体系内的大数据共享互认,“一次检测,全程绿通”,从而减少不必要的重复检验,避免“重叠费用”。据何鹏团队测算,平均每名肿瘤病患诊疗全程至少会做4-5次的重复检测,一旦实现检验大数据共享互认,病患只需要做一次精准检验即可“通关”,相应的在检验环节降低约50%左右的费用(基于北京三甲医院标准)。此外,由于尚高拥有 PET—CT的国内生产资质,将极大的降低设施投放成本,间接降低 PET—CT检测费用至少50%。“目前国内各大医院 PET—CT检测一次的价格是7000元起,个别医院收费甚至高达9000元。一旦尚高完成 PET—CT在平台100家合作医院的铺设,单次检验费用届时有望下降到3500元左右。”

而在治疗环节,由于每个病患肿瘤基因都是不同的,需要在治疗过程中反复试药,直到找出最优用药组合,使病患承受巨大身心痛苦的同时增大了医疗负担。临床研究表明,所有肿瘤患者中有70%的用药是无效的,很多患者都是在无效用药中浪费了最佳的治疗时间和节点。尚高易康“无芯片式”数字PCR技术平台与名医会诊小组,可以为肿瘤患者提供更精准的用药筛选方案,从而制定更适合的个性化治疗和用药指导方案,提高肿瘤患者用药有效性,在提高治疗质量的同时,实现治疗费用下降50%—70%(基于北京三甲医院标准)。

新生态:数字医疗产业五大布局协同增值生态

据何鹏介绍,尚高易康产业布局侧重数字医疗领域高确定性优质赛道,主要包含数字化肿瘤诊疗平台、全生命周期健康管理平台、生命科学研究院、生物医药科技成果转化基地、医疗教育培训基地五大板块,打造形成医疗服务、健康管理、生物医药、教育培训多产业链互为支撑的协同增值生态。

目前,尚高易康正在对原有一站式健康管理平台进行全新升级,在其原有基础上打造全生命周期健康管理平台,已见雏形。正在全力打造中的数字化肿瘤诊疗平台有望在今年初步落地,生命科学研究院等其他三个板块也将陆续启动。

“生命科学研究院定位于生物医药成果孵化加速器,聚合全球生物医药领域科学家团队,以国内实验室为中心,与欧美日等海外实验室多向协同,通过自主研发、技术引入、收并购结合,保障尚高易康产业生态科技支撑体系的先进性。”

何鹏进一步介绍,“生物医药科技成果转化基地基地,围绕基因细胞治疗、肿瘤精准医学、肿瘤免疫学等细分领域,致力于以临床未满足需求为导向的科技成果转化和产业化,产品聚焦肿瘤领域并适度多元化,产品管线覆盖肿瘤、自身免疫疾病、眼科疾病等领域,努力打造从原料药到制剂产品的完整产业链。

医疗教育培训基地的主要功能是面向应届初高中生提供医疗职业教育,面向医疗专业人员提供培训与继续教育,通过搭建专业进修学习通道,为尚高数字医疗产业生态提供服务型人才支撑。”

未来,尚高易康将持续发挥科技创新和数字化的引领支撑作用,立足惠及全人群和覆盖全生命周期两个着力点,以数字化肿瘤诊疗为核心,致力于提供高质量的、可负担的一站式数字医疗服务,最终打造形成以线上数字化平台为支撑,以线下医疗健康服务输出为核心的“双线协同”型数字医疗新生态,改写中国数字医疗格局,助推行业进入新高潮。

与“十四五”规划惊人契合 尚高易康数字医疗快马加鞭正当时

就在上周,中国国务院于1月12日印发《“十四五”数字经济发展规划》,其中专门提到加快推动医疗健康资源数字化供给和网络化服务,加快发展数字健康服务,发展远程化、定制化、智能化数字健康新业态等多项与数字医疗产业紧密相关的内容。

这与何鹏七年来在数字医疗产业不断探索、践行、完善的思路不谋而合,也为刚刚启航的尚高易康打开了快速发展的政策红利窗口期。2022年是尚高易康数字产业布局元年,其中的重头戏是通过业内首创的商业模式,对优质肿瘤医疗资源进行整合下沉,通过线上线下结合的方式,输出一站式肿瘤诊疗服务方案,把患者留在当地进行有效诊疗,将有力缓解肿瘤患者看病难这一亟待解决的民生痛点。

更多相关

- 财经媒体实习项目 -spot_img

最新文章